通知公告

火盆康西北风

一阵西北风呼啸而过,土洞的两扇破烂的门吱吱作响。风从门里吹过,断断续续地吹着口哨,迎着冬天的寒意。

几个排队的人蜷缩在土岗上。打开被子盖上双腿,臀部底部温暖。

窗玻璃刮风但不冷,他们的手和脸都冻住了。

火柴洞里最亮的地方是康顶的炉子。

风在咆哮,风在吹,火是红的。

坐在康子上,看着炉子昏暗的火光,我知道火势正在消退,是时候加点柴火了。用水砍下来的木柴,被送到火炉底部的红色壁炉里,发出一声熊熊燃烧的声音。康头上又亮了一盏红灯。在寒冷的山洞里,最令人欣慰的是红火。

又刮起了西北风。炉子散发着红色和热量,突然变成了烟囱的出口。厚厚的白烟使山洞里弥漫了一会儿。有几个人咳得喘不过气来。赶快下岗,有的开门,有的堵住眼睛,一冲。风吹过去了,火炉里的木柴又燃起来了。

又是西北风吹来的一年。去镇上闲聊和热身是很平常的事。

豪宅,民兵连队的长辈,离我住的地方很近。喜欢说他喜欢活泼,喜欢有人跟他说话。

他的房子很干净。也住在土洞,但窑后粉刷,光滑的墙壁。没有烟雾燃烧的迹象。外面的风吹得很大。门太紧了,连风的哨声都听不到,也没有那么多的寒意。除了烧焦的土姜外,还有一个像火盆一样大的盆在康城的边缘。火炉,康给小房间带来了春天的温暖。

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火盆。老浩看到了我的好奇心,告诉我,冬天每个家庭都必须要有一个火盆。火盆是用泥做的,通常是在秋天做的。先取好黄土,把麻铰链成一英寸的小块,然后再与黄土和泥放在一起。和解之后,戴上几天,不时上水。所有这些都是为了防止泥浆破裂。泥浆完成后,拿起一个合适大小和深度的瓷砖盆,把它倒转到地面上做模。反复打泥,取块,粘贴到瓷砖盆,约3厘米厚,直到瓷砖盆严格。然后用泥做边缘和底座,然后把它放在阴凉处,直到它不出去,然后把它翻过来,里面的瓷砖盆就可以拿出来了。最后在阳光下晒干,火锅甚至被做成。

火锅燃烧碳或枯枝。

冬天,在做饭后,炉子里的火还没有化为灰烬,就把它拔出来,放进一个火盆里,一家人一天地热起来,用脚或灰烬耙把它压得密密麻麻的。如果晚上没有把火用完,就可以把火压紧。第二天早上,上面的灰被倒出来,下面的火是一个红色的锅,它与空气完全接触。这是真正的复兴。

火盆康西北风

当然,锅的功能是加热,烤火,是冬天迎接客人的第一个词。其次是作为热源,可以在火锅里烧土豆,烤馒头。在火的旁边,有一个地方,有几个人把手放在炉边,在火上聊天,讲故事。

四十多年后的今天,我坐在书房里。望向窗外,树枝在西北风中来回摇摆,树干。回忆土洞中的火,火坑。回想起那个国家。那就是一辈子都不能抹去记忆,它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卷轴。


上一篇:童年麦花芬芳
下一篇:矮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