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知公告

烟火如此酷的

我知道烟花很冷,但依然挥之不去,依然不情愿。生命是那么的稀薄,那些在过去美丽的,那么经历过痛苦,快乐和悲伤那么丰富,让人爱那么多,但是一切都会过去,但是我们会独自承受这一切,这生命的无助,这生命的清凉。

我把它比作一个有着万千种柔情的女人。燃放烟火的那一刻,就像一个女人闪闪发光的青春,烟火点着丁丁,燃尽了他的一生,最后落在半空中。这个国家的面貌最终会变老,变老成一粒姜,枯萎,空虚,缺肉,起皱纹。时间又冷又薄,时间是那么的窄,时间是那么的冷,春天是那么的仓促。

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的吗?站在年复一年的轮回里,不再年轻,四肢僵硬,唠叨不休,事情要么忘记了这一点,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。多么健忘的老,但不要忘记相思。老动作已经成了问题,即使有相思病的感觉,怎么可能呢?时间不允许啊,很难去看相思吗?

当第一次看到烟花的时候,爱情,兴奋,还有震撼,如果有烟花给自己的男人,是无限浪漫的。烟花燃烧成不规则的图案,就像盛开的花朵,不要去面对,让他们的爱人忘记他们的吻。直到最后的疲惫,连唯一的花蕾也散落在那一刻,突然醒了,世界上最残酷的是时间,烟火是倒影中的女人的影子,带着动人的余辉在她的脸上。但随着一声巨响,闪闪发光的烟花突然颤抖,冰冷,犹豫不决,但她无法重写任何东西,只能按照原来的路线去追逐,即使只是一瞬间的美丽,也愿意渴望很长一段时间。

烟火很酷,但瞬间就很美。刹那间,人们就能看到烟花的真面目,她揭开了神秘的面纱,露出了甜蜜?笑,然后在空中升起,为了别人的快乐而牺牲自己。这就像每一个迷恋的女人,即使她明白自己有罪,也要牺牲自己,直到满身伤疤或死路一条。

电影“天水围夜与雾”中的演员李森,中年离异的香港薄,来到大陆与年轻美丽的小玲结婚。由于年龄的巨大差异,李森怀疑他的妻子有不正常的行为。面对妻子的慷慨工作表现,李森担心妻子会走出墙,所以通过性虐待来征服她的忠诚度是荒谬的。我知道这是一部家庭伦理剧,有悲剧倾向,还有像老龄化这样的现实问题。但我选择了另一种方式来告诉它,朋友说:美就是毁灭。李森可能只是想变老,不能自立,面对长期而复杂的家庭事务,有点不知所措,所以把美好的东西撕成碎片是永恒的。与其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折磨对方,不如彻底结束彼此,从第二次我们不欠对方,老人就不能一起走,即使是绝对的无情或无情,反正我们的感情总是不明白,说不清楚,所以我们都输了,都输了。事实证明,这是一场不可挽回的悲剧。也许这就是李森在电影中的想法,通过复仇来满足和怨恨。但他并不认为他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了可怕的代价,为了帮助他人而牺牲了自己,这将成为一个更高的境界。

烟火真的冷吗?

是的,真的很冷,非常冷。

烟火如此酷的

冷到我的心底,到骨头,到头发,到所有可能的地方。

我们都是烟花,美丽的绽放,零的收藏常常想到这不禁伤感,望着镜子看到一根银色的头发,果断地把它拉下来,盯着它很长时间,突然迷恋着岁月给了我们湿漉漉的回答痕迹。在哲学意义上,每个人都是构成一个社会的一个因素,也就是一个个体;在时间上,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?燃放烟花,只是为了留下其他辉煌的人。

我们都会变老,从一个年轻人到一头白发的鹤,最后只剩下一个家庭鸡蛋,看到树的硕果,这也许是我们最美丽的成就。我不知道我是以昏昏欲睡的方式度过我的一生,还是你喜欢烟花盛开过一次?还是选择诚实地花时间,然后通过时间的轨迹看到它的平庸和无能?

这时,我不知不觉地想起了河两岸的烟火。兰州黄河对岸山上的烟火燃放熄灭,完成了一个短暂的循环。我转过身来,看见黄河在哗啦地流着。那些烟火的痕迹随着流水缓慢的声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美是如此的时刻,以至于人们对它记忆犹新。大门广场上的烟火咳嗽着飞向天空,向空中燃烧。迷人的气息是难忘的,只记得这些易腐的东西。我们还能做什么?很难不把这些美丽的东西放在自己的身体里,让它们沉淀一万年,一个世纪吗?烟花,带着绿色,突然渗透到人们的心中,站在黄浦江畔,对面是举世闻名的东方明珠塔,夜色通明,灯火四射,五彩缤纷;而俯瞰城市的塔楼之夜,却是一盏绚丽夺目的明灯。当心灵和身体融合到普江的无与伦比的夜晚时,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呢?如果条件允许再跳一次交际舞,那么骑士式的快速就更令人难忘了。

夜深人静,天空满是明亮的星星,在半空中攀爬,我手里拿着一杯茶,久久迷失在空气中,那对远方的思念,告诉谁?在所有的乐器中,我最喜欢听古筝和琵琶,记得我最喜欢的是傅娜的“天祝女孩”,清宁的优雅意境,纤细的手指美和灵巧,郑和的迷人优美的音色,就像大自然的音乐,这东森平台注册是很有说服力的。掉进陷阱。听着旋律,就像看烟花表演一样,古筝需要一个女人来演奏,只有女人才能表演完美,没有任何遗憾。无论是表现的声音还是激情,只需要一个女人去触摸。如果此时,女人穿一件破花旗袍,一个小小的上海大舞蹈家,但听着优美而轻盈的郑音,那一行音乐如同流水触碰每一寸肌肤,只能用语言塞住,所以灵魂才知道那声音的本质。

烟花是那么的酷,这种清凉在灵魂深处,这种清凉有着复杂的表情,这种清凉让人觉得像遇见了两颗眼睛黑白相间的中华民国的眼睛,在冰冷的浸没的夜晚行走,风在耳边沙沙作响,她感到无能为力。遇到这样一个女人,冷到心窝,凉快的皮肤都是零散的温度。

张爱玲是这样一个共和国的女人,荒凉的花朵在文本中绽放,人类的品味融入小说,她的生活很冷,爱情如此凄凉,冰凉似乎只有她自己。这种寒冷不容易温暖,即使在房间里制造炉子也无济于事,寒冷是从里面到外面渗出的,所以她把上帝带到她那清凉的老,一点的老的时候,只有时间见证她的老,还有那颗很冷的心,那最不愿提及的冰冷的爱情历史。寒冷是外人无法单独分担的,可能会使她有点团圆。她向公众展示了她的酷态,她认为从那时起,她将成为一个在世界面前没有秘密的共和国女性。

我知道烟花很冷,但仍然怀旧,仍然不情愿。生命是那么的稀薄,那些在过去美丽的,那么经历过痛苦,快乐和悲伤那么丰富,让人爱那么多,但是一切都会过去,但是我们会独自承受这一切,这生命的无助,这生命的清凉。

烟花很酷,最寂寞的凉爽,最无助的凉爽,最燃烧的凉爽,寒冷不禁流泪。


上一篇:安琪尔的问候
下一篇:愿生活在任何地方都是美好的